• <tr id='3rr2d'><strong id='3rr2d'></strong><small id='3rr2d'></small><button id='3rr2d'></button><li id='3rr2d'><noscript id='3rr2d'><big id='3rr2d'></big><dt id='3rr2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rr2d'><table id='3rr2d'><blockquote id='3rr2d'><tbody id='3rr2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rr2d'></u><kbd id='3rr2d'><kbd id='3rr2d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3rr2d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3rr2d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3rr2d'><em id='3rr2d'></em><td id='3rr2d'><div id='3rr2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rr2d'><big id='3rr2d'><big id='3rr2d'></big><legend id='3rr2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rr2d'></fieldset><dl id='3rr2d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3rr2d'><div id='3rr2d'><ins id='3rr2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3rr2d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3rr2d'><strong id='3rr2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讓人費解的古諺童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中文AV在线 中文字幕_亚洲中文在线偷拍_亚洲中文在线字幕视频

              你相信童謠是這些懵懂頑童創作的?
              ——讓人費解的低幼文學古諺童謠,純乎天籟,而細繹其義,徐味其言,自有至理存焉,不能假也。
              ——清許之敘《天籟集敘》
              羊,羊,吃野草,
              不吃野草遠我道,
              不遠打爾腦。
              這是齊廢帝時的歌謠。不加任何註解,我們可以理解為:羊啊羊,乖乖地吃野草吧;不好好地吃就早點離開這裡;不然的話,小心我打你的腦殼!
              調皮的孩子形象躍然紙上。
              然而,當我們進一步瞭解到這童謠背後的故事,才發現我們真的想簡單瞭。
              北齊時,有一個大臣叫楊愔,在文宣帝高洋手下很受重用。高洋代魏自立時,害死瞭魏孝靜帝,把孝靜帝的皇後、他的妹妹太原長公主許給瞭楊愔,並累封他至開封王。高洋臨終的時候,他的兒子高殷還隻有十六歲,且個性軟弱,他對後事頗為憂慮,便遺詔讓楊愔等人輔助他兒子治理國傢。然而,這位不得人心的皇帝一死,一場激烈的權力爭奪戰便開始瞭。楊愔采取瞭一系列措施,企圖削弱政敵常山王和長廣王的權勢,誰知幾經努力,卻適得其反。一次,楊愔等議及要除去二王,但小皇帝不肯,楊愔等又議要將二王派到外面去做刺史。二王得到密報,決定先下手為強,在拜職會上佈下打手,先將楊愔等人痛打一頓,打得他們頭破血流,楊愔的一隻眼球也被打出來瞭。接著,二王又將楊等人帶到皇帝那兒,要他下令殺之。小皇帝說:"叔父隻要饒我性命,這些人隨你們處置吧。"於是,楊愔及其同謀等數人均被殺害。太皇太後婁氏用金子放在楊愔被打掉眼珠的眼眶內,算是表示瞭一點"心意".
              這首童謠反映的就是這樣一段史實。作者巧妙地利用瞭"楊"和"羊"同音的特點,以兒童易於接受的"放羊"的寓言形式,非常形象而又恰切地表現瞭在封建帝王統治下官吏們的三條出路:一是"吃野草",即乖乖地聽話,在權勢者面前服服帖帖,安分守己;二是"不吃野草遠我道",就是丟掉你現在的飯碗,離開主子要你走的"道",下臺滾蛋;三是"不遠打爾腦",也就是說,如果既不願乖乖地聽話,又不想離開現在的位子,就隻有被打破腦袋這一條死路瞭。
              此童謠可謂一石三鳥。既有童趣,又有專指,還能夠起到概括一大片的作用。縱觀中國古代的政治鬥爭,其中所蘊含的邏輯恰與此同。
              可見,童謠並非真的發心於兒童。別說兒童不可能理解透,即便是成人,又有誰能夠一眼看穿?我國歷史上像這樣的與兒童生活和理解力毫不相幹的"童謠"數不勝數,至於古代童謠的作者均不可考,所以有"童謠之言,生於天心"之說,把童謠看成是天星垂象,儆戒世人。
              清許之敘在《天籟集敘》中則以為:"古諺童謠,純乎天籟,而細繹其義,徐味其言,自有至理存焉,不能假也。"
              其實,是不是"天心"、"天籟",今人很容易看得出。這種以低幼形式出現的文學作品,往往是有著極深造詣的文學傢或政治傢所作。他們假借"天心"與"童口",以置身事外的方式做著悄悄的謀劃,借以表達某種政治意圖或附著某種神秘色彩。
              再看——
              千裡草,
              禾青青;
              十日上,
              不得生。
              這是漢獻帝時童謠。表面意義為:千裡的草呀,真繁茂。可是禾苗一開始生長,不消十日,就沒有雜草的生長餘地瞭!用來表明對豐收的渴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