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iat7'><strong id='1iat7'></strong><small id='1iat7'></small><button id='1iat7'></button><li id='1iat7'><noscript id='1iat7'><big id='1iat7'></big><dt id='1iat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iat7'><table id='1iat7'><blockquote id='1iat7'><tbody id='1iat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iat7'></u><kbd id='1iat7'><kbd id='1iat7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1iat7'><div id='1iat7'><ins id='1iat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1iat7'><strong id='1iat7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1iat7'></fieldset><ins id='1iat7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1iat7'></i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1iat7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iat7'><em id='1iat7'></em><td id='1iat7'><div id='1iat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iat7'><big id='1iat7'><big id='1iat7'></big><legend id='1iat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dl id='1iat7'></dl>

            失竊的奶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中文AV在线 中文字幕_亚洲中文在线偷拍_亚洲中文在线字幕视频

              這天早晨,山河鎮派出所所長李永年一上班,就接到報案:昨天晚上上夼村的寡婦王秀娟傢裡的牛欄門被人撬開,養的兩頭奶牛不翼而飛。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不敢怠慢,立即前往現場勘察,卻沒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他看著眼前這個三十多歲,頗有幾分姿色的女人,問她以往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。

              王秀娟搖搖頭說沒有。李永年又問瞭一些問題,便去瞭村委辦公室,找村長瞭解村裡有沒有偷雞摸狗的慣犯。村長說有一個叫牛二賴的光棍,名聲不大好,此人好吃懶做,傢貧如洗,三十多歲瞭也沒找媳婦,平日弄幾個閑錢凈顧吃喝玩樂,村裡少雞少鴨的事不用找別人,一準是他。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叫村長把這牛二賴找來。不大一會兒,牛二賴就耷拉著腦袋來到村辦公室。李永年見他鼻青臉腫,瞇縫著眼泡,一副沒睡醒的樣子,便說:“牛二賴,知道叫你來幹什麼嗎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頭也不抬,甕聲甕氣地說:“知道,不就是因為王寡婦的牛嗎?”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沒想到這傢夥還挺痛快,便說:“知道就好,你把牛弄哪兒去瞭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說:“我是想偷牛,可沒偷成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昨天晚上十一點多鐘,我剛把牛欄門上的鎖撬開,準備牽牛,忽然從旁邊走過來兩個人,前面那個低聲道:‘誰?你在幹什麼!’我也是做賊心虛,聽到喊聲,撒腿就跑。氣喘籲籲跑回傢裡,大約過瞭一個小時,我緩過神來,又回到牛欄想牽牛,進去一看,牛已經沒有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哦?”李永年皺瞭一下眉頭問,“你看清那兩個人的面目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黑燈瞎火的,哪能看得清楚,隻看到矮壯和瘦長的兩個身影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思索一會兒,又問:“你為什麼要偷王秀娟的牛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撓瞭撓頭皮說:“這騷娘兒們欺騙我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她怎麼會欺騙你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就說瞭事情的前因後果。幾天前,他在鄰村偷瞭一隻羊,賣瞭五百元錢。有瞭錢,就想到瞭王寡婦。這小娘兒們長得好看,他做夢都惦記著。牛二賴就找到王秀娟,把五百元錢朝炕上一摔,問夠不夠。王秀娟看著那沓錢,就同意瞭他的要求。不承想,牛二賴去的那天晚上,王秀娟竟用酒把他灌醉瞭,等他迷迷糊糊地醒來,卻發現自己睡在王秀娟的牛欄旁。牛二賴想瞭半天,才想起是怎麼回事,知道是被這娘兒們耍瞭,心裡這個氣呀,就去找王秀娟理論。王秀娟說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把他罵瞭個狗血淋頭。牛二賴憋著氣,一連喝瞭兩天悶酒,就決定去把她的那兩頭奶牛偷出來賣掉,挽回自己的損失,不想剛動手就碰到瞭人。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聽後說:“你說的都是實話嗎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指天發誓,說他的確沒偷到牛。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說:“好,先信你一回,不過,在牛沒有找到之前,你仍是最大嫌疑人,這段時間不準亂跑,我們會隨時來找你,懂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點頭哈腰地說:“我懂,我懂。”

              回到所裡,李永年仔細地想著這個案子,如果牛二賴沒有說謊,那麼牛就是被那兩個“矮壯、瘦長”的人偷走瞭,可這兩個人是誰呢?是本村的還是外村的?他們又把牛偷到哪裡?不管怎樣,有一點是肯定的,就是偷牛的人離不開這附近,而且不會把這兩頭牛長時間地留在傢裡,不是被殺,就是轉賣。想到此,李永年就佈置瞭兩項任務:一是對臨近村的養牛戶進行明察暗訪,查找一下線索;二是對全鎮所有個體屠宰戶進行調查,看有沒有買牛殺牛的。

              緊鑼密鼓查瞭三天,卻一點收獲也沒有。難道是自己判斷有誤?再想想牛二賴所說的情況,忽然意識到他疏忽瞭一個重要細節,就是牛二賴怎麼會鼻青臉腫?再說事情會那麼巧,他剛打開牛欄門那兩個人就過來瞭?看來這小子還沒說實話,他一定知道內情,或許還與人打瞭架。事不宜遲,李永年立即重返上夼村,提審牛二賴。

              村委辦公室裡,李永年犀利的眼光盯住牛二賴,直盯得他渾身哆嗦才厲聲道:“牛二賴,你沒有說實話,你應該知道偷牛的人是誰。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哭喪著臉說:“李所長,我說的都是實話,真不知道偷牛人是誰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嘆口氣說:“唉,李所長,今年我的運氣實在不好,喝涼水都塞牙,我什麼都告訴你!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,那牛二賴發現沒有瞭牛後,心裡就氣得不行,他猜想牛可能是被喊他的那個人偷走瞭,這算什麼,自己撬鎖,讓別人牽牛。他在牛欄邊轉瞭一圈,就想到瞭王寡婦,想來想去,覺得自己這五百元錢不能白丟瞭,便決定來個“牛不喝水強按頭”。於是,攀上牛欄,爬上瞭王秀娟的院墻,跳進院子裡。他推推傢門,沒想到門竟沒插,輕輕一推就開瞭。牛二賴心裡高興,奔進臥室就向炕上爬。由於動靜過大,驚醒瞭王秀娟,她大喊一聲,拉亮瞭電燈。這一下,牛二賴又栽瞭跟頭,燈一亮,他發現王秀娟旁邊還躺著一個人。那人一咕嚕爬起來,二話不說,朝著牛二賴的腦門上就是一拳,牛二賴一下子就被打懵瞭,也忘瞭跑瞭,呆呆地站在那裡,那人就跳下炕,對他拳打腳踢,把他打瞭個半死,給扔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聽瞭是又好氣又好笑,問:“你認得那個人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認得,就是經常到村裡收購牛奶那小子,沒想到他也跟這騷娘兒們搞到瞭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牛二賴說的這個人李永年知道,是個牛奶販子,叫劉永發,長得滿臉橫肉。因山河鎮是個奶牛養殖大鎮,幾乎傢傢戶戶都養奶牛,劉永發每天都開著一輛農用貨車挨村挨戶收購牛奶,送往鎮裡的牛奶加工廠。因為三聚氰胺的事,李永年對劉永發做過調查,因此熟悉。照情形看,牛二賴說得那個矮壯之人,跟劉永發相似,可他是在王寡婦傢裡幽會,怎能去偷牛?再說,牛二賴看到的是兩個人,也不沾邊。無論怎樣,這是一個重要線索,李永年再次來到王寡婦傢裡。

              見到王秀娟,李永年也不跟她囉嗦,板著面孔問她奶牛被偷的那天晚上,在她屋裡睡覺的那個人,是什麼時候來的?

              王秀娟說:“那天晚上沒有人在我屋裡睡覺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永年提高瞭嗓門說:“想不到你還這樣刁鉆,牛二賴可把什麼都告訴我瞭。說吧,牛到底是被誰偷走的?你要知道,說謊對你意味著什麼,別讓我多費口舌!”

              王秀娟低下頭,心裡就罵牛二賴壞她的好事,看來是瞞不住瞭,便說:“好吧,我全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因為鎮裡的牛奶加工廠產品銷量萎縮,奶農們的牛奶賣不出去,出現瞭倒奶現象。為瞭穩定局勢,上邊既不讓殺牛,也不讓賣牛,說是養牛戶都會給予補助。可是,給的那點補助對養牛戶來說隻是杯水車薪,根本起不瞭作用,眼瞅著養這麼兩頭張口獸是隻賠不賺,王秀娟就找劉永發想辦法。於是,劉永發就出瞭個主意,讓她先買一份傢庭財產保險,然後他再找個弟兄在夜裡把門鎖撬開,制造個假現場,偷偷地將牛拉走賣掉,讓王秀娟報案失竊,這樣既得瞭賣牛的錢,還能索取一部分財產保險金,買牛的本錢差不多就回來瞭。王秀娟覺得也沒有別的辦法,就同意瞭劉永發的行動方案,商定那天夜裡十一點來把牛偷走。

  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李永年也明白瞭這起案件的過程,劉永發領著一個弟兄準時來“行竊”時,不巧碰到瞭牛二賴,等劉永發把這個真正的偷牛賊嚇跑,讓他的弟兄把牛弄走後,他就去和王寡婦幽會瞭,不想又被牛二賴攪瞭好事,牛二賴挨打就在所難免瞭。

              案子是破瞭,但李永年的心裡卻感到很沉重……